旧时光里发黄的爱情

  他希望她所有的伤都能在平淡的岁月里不治而愈,一如他做的一粥一饭,平常却养人。她很庆幸遇到他,他一直陪在她身边,给她最平实的温暖。
  
  1916年11月8日,患喉结核的蔡锷将军在日本病逝,年仅34岁。
  
  小凤仙得知此讯,痛不欲生。高山流水觅知音,他是她人生最大的亮色,谁知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如流星一样划过夜空,永远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这让她怎么面对以后的漫漫人生呢?
  
  在蔡锷的追悼会上送上“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千秋”的挽联后,小凤仙悄然离开了八大胡同。
  
  此后颠沛流离,嫁过一位师长,师长战死。为生活所迫,她跟了一个厨子,住在沈阳市皇姑区寿泉街三胡同的一栋平房里。因为丈夫姓陈,邻居们都称她“陈娘”。她给自己起了个意味深长的名字:张洗非。
  
  陈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他隐约知道她是个不寻常的女人,只是,关于过去,她不说,他便不问。她没有工作,只靠他的微薄收入过日子,他们住的北厢房只有狭狭的十平方,家里几乎没有家具,唯一像样的摆设,也就是那只天天上弦叫他起来开工的小闹钟。他总觉得委屈了她。所以,只要她喜欢的,只要他能办到的,他都尽量满足她。
  
  她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酒,几乎每餐都要喝上两盅,那时,他就会挽起袖子为她弄两个下酒菜,偶尔陪她喝两盅。庸常的生活里因为他的温暖便有了些许滋味。她唯一的乐趣是听戏。一出戏,她听得如痴如醉。恍如隔世。
  
  对他,对生活,她倒也安之若素。不讲究穿戴,只是爱干净,常常把几件平平常常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穿在她身上,很与众不同。
  
  她随身有个小包裹,那里面有一张照片,是位年轻英俊的军官。他问过一次,她淡淡一笑,轻声回答:是个普通朋友。
  
  日子风驰电掣往前赶。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困顿。不得已,她做了保姆。她见了一位故人,那是她与从前生活的唯一一点联系。故人是梅兰芳。1951年年初,梅兰芳率剧团去朝鲜慰问赴朝参战的志愿军,途经沈阳演出。她闻讯,很想见见这位昔日在北京的旧相识,并求得他的帮助,遂写了一封信寄给梅。
  
  数日后,她接到梅兰芳邀请相见的回信,兴奋异常,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打扮得像过节一样,去见梅兰芳。
  
  这时,她已年过五十,生活忧患,饱经沧桑,故人相见,一言难尽。
  
  经梅的举荐,她到一家机关学校当了保健员。那是她一生过得最为顺意的日子。她表现得很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只是,她从不对身边人说过她是谁。在所有人眼里,她不过是个普通女子张洗非。电影《知音》放得街知巷闻时,她也隐在人群里看了一遍。高山流水觅知音,银幕上的那对璧人真的是她和蔡将军吗?旧时光里的恋情泛了黄,仿佛那根本就是另一个人的另一种人生。
  
  她已不大记得小凤仙的生活,华裳美服,琴棋书画,迎来送往。然后星火一样遇到生命里的那个男人。他像一道光,照亮了她的整个生命。然后光灭了,她的生命黯淡下去。
  
  她跟陈姓男人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她不曾真正了解他。她只是用他来逃避自己心里的那段记忆。可是,是他给了她一个家的全部温暖。她是明白女子,她何尝不明白,假使蔡将军活着,他们之间,或者也就是一段佳话,如此而已。
  
  而他,用真心待她。他希望她所有的伤都能在平淡的岁月里不治而愈,一如他做的一粥一饭,平常却养人。她很庆幸遇到他,他一直陪在她身边,给她最平实的温暖。这便够了,不是吗?
  
  1976年,她终于走完了自己曲折的人生道路,以76岁之龄病故。她栽倒在自家平房旁的公共厕所里,是突发性的脑溢血。人们把她抬进医院急诊室,抢救无效。
  
  他颤抖着把那张跟随了她一辈子的照片放在了她的衣袋里。泪水从他沟壑纵横的脸上流下来。
  
  一辈子,他没对她说过那个爱字。他不是小凤仙或者是改名叫张洗非的女子的知音,但是,有些感情,融进了血液里,比水浓。
  
  那也是爱情。
  
  陪她走完了人生衰败的每一天的人,不是蔡将军,而是他。
  
  爱你的春光明媚的人无论有多少,爱上你风卷残荷的,一人足矣。

声明:短文社收集分享各类优秀短文供用户扩展文学思路,陶冶情操,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反馈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