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由来不平等

  我有一女友,与一德国华侨一见钟情,那华侨是一个音乐人,身材修长,头发卷曲,眼神迷人,穿衣服品位在没落贵族及富家子弟之间,谈起形而上的休闲艺术,如品雪茄、品红酒、鉴赏陶瓷与古董家具来,一套一套的。
  
  中年人恋爱,大体像老房子失火,几乎没得救。女友不顾自己已经是一个上初中男孩的妈,一个成功地产商的妻,义无反顾地向电视台告了长假,去北京的语言学校学习,并毛遂自荐当了华侨的“经纪人”。每有演出及活动。她既当主持人又当献花使者,还到处拉企业赞助。然而,对方最终不适应这种唱和相随的情侣关系。两人吵崩了,女友的“德国梦”随之破灭。
  
  从北京铩羽而归时,她已有9个月没有回家了,以她老公的阅历与精明,岂有不明白的,她怎么有脸回家?
  
  她曾想,老公不动声色地来机场接她。你们猜,见了面,她老公送上的重逢礼物是什么?不是一顿羞辱,而是一辆宝马。她老公淡淡地说。回来就好,电台给你重新安排工作可能需要一段时日,这段日子别闷坏了,送你一辆车是让你可以随时兜风会朋友。
  
  她心虚得不敢去看丈夫的脸,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她不敢相信她出走的这一页就这样不受追究地翻过去了,她不相信丈夫不知情,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犹豫挣扎了5年,直到儿子去外地上了大学,自己也老得“扑粉都掩不住褶子了”,她觉得是摊牌的时候了。一天,她一面擦拭餐桌一面问正在看报纸的丈夫:“当年我去北京……”丈夫敏捷地打断她:“我知道。”“我本准备出国的……”“我也知道。”“那你为什么接受我回来?”丈夫取下眼镜,深深看她一眼:“我不愿意你受打击。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爱意,远超过你对我的爱。我一直对自己说,爱一个人要有气量,所以我选择不追问不追究,等你自己想明白了再做决定。”她的眼泪,猛然间纵横了一脸。
  
  我一直以为这段故事是杜撰出来的,直到看到法国新任总统萨科齐出自传承认,他的妻子塞西利亚两次为了情人出走纽约。而她每次归来,他都喜出望外。我这才相信,在男女之间,类似“园丁与花园”一般不对等的爱,普遍存在。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深情意长,能宽恕与谅解她的全部过错,仿佛任劳任怨的园丁;另一个人始终回应得淡淡的,还经常生出“旁枝逸出”之心,仿佛不甘寂寞的花园。
  
  大部分情况下,男人似花园,女人似园丁。结婚20年,女人看男人吃饭饮水的眼神,就像看她最得意的儿子;习惯了这种思维的女人,当看到法国总统的家事,反而会为那男主角鸣不平:她哪里配得上他这样对她?
  
  呵呵,凭什么?就凭在他们的感情生涯中,她做定了姹紫嫣红的花园,他肯当甘之若饴的园丁。没办法,爱是不可思议的,爱生来不平等,爱是三生石前欠下的债。刘德华日前在回答“谁能嫁给刘天王”时说:“她要温柔,她要有一头长发,更重要的是,她爱我的程度必须是我爱她的10倍。”刘天王很自私很没理?我倒觉得他诚实得可爱。没错.以他的成就。他是没办法扮演园丁的,那么只有委屈女方来当园丁喽。讲实话,能管理刘天王这样一座常开不败的花园是当园丁的荣幸,因为,人家杨丽娟哭着嚷着要当“园丁”,全国人民都称她不够格哩。
  
  不当园丁,如何与心中的花园朝夕相伴?想通了这一点,就不会计较“我如此对你,你怎么不能同等热忱地对我”了。

声明:短文社收集分享各类优秀短文供用户扩展文学思路,陶冶情操,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反馈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