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短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穿书七零,我把禁欲上司撩失控了畅销巨作

>

穿书七零,我把禁欲上司撩失控了畅销巨作

河马瓜瓜 著

周瑞华姜晓穗 小说推荐 穿书七零,我把禁欲上司撩失控了

主角是周瑞华姜晓穗的精选小说推荐《穿书七零,我把禁欲上司撩失控了》,小说作者是“河马瓜瓜”,书中精彩内容是:【穿书 年代 爽文 致富 甜宠】  一睁眼,现代打工人姜晓穗成了七零年代被工农兵大学开除的作风败坏女。  更悲催的是,她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女主重生文里,成了那个衬托女主幸福的凄惨对照组。  按照剧情,她爷爷会丢掉大队长职务,大哥会修水渠摔断腿,大嫂生孩子难产身亡,小侄子被人贩子拐走,奶奶哭瞎眼,妈妈病卧床,跛脚爸爸一人养全家……至于她自己,改革开放后被人骗到香港当小姐。  摔啊,这是什么家破人亡剧本?  姜晓穗表示这对照组她真干不了!  名声不好?抓特务,当个见义勇为先进分子,把爷爷摁在大队长位子上。  家破人亡?改剧情、救家人,全家拧成一股绳,谁碰谁完蛋。  条件艰苦?进公社、办厂子,带领社员卖竹编、养兔子……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一不小心东风公社成了全国公社标杆!  至于那个重生女主,你怎么也被学校开除了?  某人:敢陷害我媳妇,这就让你回村种地。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姜晓穗考上江南第一学府。  邓书记哭晕过去:“小姜啊,憋走啊,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只要你留下,公社社草就是你的了!”  庄梅梅想不通,为什么她重活一世处心积虑,又变成了那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黄脸婆。...

来源:yylrsj   主角: 周瑞华姜晓穗   更新: 2024-03-25 20: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穿书七零,我把禁欲上司撩失控了》,这是“河马瓜瓜”写的,人物周瑞华姜晓穗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她丫的不会真是特务吧?姜晓穗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庄小菊变脸结束,换上一副友好中透着高高在上的表情:“晓穗,你放心吧,我永远都是你的朋友。”姜晓穗:“你在说什么屁话?”庄小菊噎了一下,表情有片刻凌乱,很快恢复如常:“算了,你很快就知道了。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是好朋友,我会永远倾听你的心事...

第12章

“晓穗,你在家吗?

姜晓穗刚结束光盘行动,就听门外传来一个小心试探的声音,脸上不由露出古怪的表情。

一直坚持沉默是金的姜晓海忽然道“庄小菊。

他朝姜晓穗看了一眼,颇有些意味深长。

姜晓穗无偏差解读——看,你那坑人没商量的好姐妹来了。

她扬了扬下巴,率先从桌上下来“爷奶慢慢吃,我去瞅瞅。

门外庄小菊缩着脖子驼着背,毫无形象地躲在背风处焦急等候。

“找我?姜晓穗打开半扇门,自己堵在门口,没有让她进门的意思。

庄小菊也没想进院,发生昨天的事后,她对姜家大门还有些阴影。要不是有急事要和姜晓穗打听,她才不愿意过来呢。

“晓穗,你今天是不是刚从公社回来?

姜晓穗挑眉“你咋知道的?

“狗蛋瞧见你们进村了。庄小菊稀疏杂乱的眉毛扭在一块儿,难掩急色地问,“今天公社是不是着火了?还烧了很多粮食?

“这你都知道?姜晓穗有些意外,坦诚道,“没错,今天抓了个特务,好在烧掉的粮食不多,幸好有——

“特务?庄小菊大声尖叫,似乎受到什么刺激,粗暴地打断她,“晓穗,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啊。

姜晓穗不明所以,庄小菊好像有点怪怪的,看起来既愤怒又兴奋。

她丫的不会真是特务吧?

姜晓穗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

庄小菊变脸结束,换上一副友好中透着高高在上的表情“晓穗,你放心吧,我永远都是你的朋友。

姜晓穗“你在说什么屁话?

庄小菊噎了一下,表情有片刻凌乱,很快恢复如常“算了,你很快就知道了。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是好朋友,我会永远倾听你的心事。

说完,她头一甩,两条同样稀疏的干黄羊尾辫颤了颤,趟着夜色走远了。

姜晓穗“……

“姐,你们聊啥了?姜晓湖站在门内,朝外探出憨厚的脑袋。

“聊友谊。姜晓穗抱胸,高深莫测地看着他,“你不懂。

姜晓湖挠了挠头,实诚道,“那你给我说说呗。

姜晓穗破功,哈哈笑道“有人故弄玄虚,特意来吓我呢。

“啊?庄小菊吓你?姜晓湖出奇愤怒,“姐,庄小菊太坏了,你对她这么好,有好吃的都给她一份,她居然这么对你!她怎么能这么做?

姜晓穗从他的愤怒中察觉到明显的嫉妒,想想前身干的那些破事,有好东西不给弟弟侄子,庄小菊拍两句马屁就大方地“施舍出去。

还有那借出去的三十块钱!

她心虚啊。

“可能是为了PUA。

“啥唉?

“就是控制我的意思。

姜晓湖单纯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她为啥要控制你?

“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呗,比如说让自己心情愉悦,通过贬低我来抬高自己,简单来说就是——变态。

姜晓湖被说服了,并且发誓以后一定要让庄小菊离他姐远点。

这人有病啊。

“姐,今天到底咋回事啊?我咋觉得你像是提前知道有人要放火呢?

“别瞎说!我又不是神仙,我能提前知道个啥?

“可是……

“别可是了。姜晓穗打断他,语重心长道,“晓湖啊,人要相信客观事实,莫须有的臆测是不科学的。而且你这样乱说会害死我,知道吗?

姜晓湖有被吓到“姐,我错了,我再也不说了,谁都不说!

姜晓穗满意点头,余光瞥到姜大嫂在暗处徘徊,似乎准备冲出来和自己大战三百回合,立刻麻溜回屋,“咣当一下关上门。

今天累了,改日再战。

第二天一早,姜晓穗从被窝里哆哆嗦嗦地爬出来,凭着巨大的毅力穿上冰冷的衣服和鞋子。

打开门,院子地上结了一层细冰。

姜大嫂小心翼翼地绕开结冰处,听见开门声转过头,愣了下,随即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晓穗,起这么早啊。

姜晓穗顿时警惕起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黄桂珠同志想干啥?

“嫂子,早啊,地上有冰呢,你当心点。

“哎,我知道呢,呵呵,呵呵呵……

姑嫂二人亲切对话,气氛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姜晓穗“我找我妈。

说完,麻溜地跑了。

姜大嫂“……

她这张破嘴啊,干啥不直接说呢?

姜大嫂昨晚和姜晓海一通诉苦,只得到了“你安分点,不许再闹的回复。

她翻来覆去一整晚,觉得这事还是得从姜晓穗身上入手。

只要小姑子自己不想去,那记分员不还是她的吗?

姜大嫂决定和姜晓穗和好,再趁机告诉她上工有多累,让她自己闹着不去。

不过目前看来进度不大。

姜晓穗灵活地钻进厨房里,宋幼姗正在准备早饭,火光映在她消瘦的面孔上,莫名温柔慈爱。

“妈,怎么是你做饭?你才刚出院啊,累不累?

宋幼姗含笑望着女儿,听她十分自然又真诚地关心自己,顿时感动又欣喜。

“累啥啊?不就做个饭吗,要不要再去卫生院躺几天?姜老太撇嘴。

“妈,晓穗不是那个意思。

“哼,你现在得意了?觉得女儿懂事了。不就一句好话,还真当成宝贝了,我呸!

宋幼姗低眉顺眼,熟练地露出逆来受顺的表情。

姜老太仰起头,得意洋洋的样子,像只打了胜仗的大公鸡。

姜晓穗凑到姜老太身边,手揣在袖子里,吊儿郎当地开口“奶,今天出去唠嗑不?

姜老太斜她一眼“你有事?

她是想去跟赵五奶唠唠来着,虽然很有可能被那老太婆嘲笑,但她得为周书记赏脸吃饭那事做预热。

丢掉的面子得捡起来呀。

姜晓穗嘻嘻笑道“没有,闲着也是闲着,我跟你一起去呗。

姜老太正宝贝地把攒好的鸡蛋一个个数出来,再一个个放进锅里,听见这话差点没把手里的鸡蛋给掉地上。

“你说啥?你要跟我一起去?你是不是嫌我不够丢人呐?

姜晓穗一点都不意外。

没错,姜老太就是这么势力一老太太。

昨天的好处归昨天,睡了一晚你丫还是棒槌,不上点手段是不行的。

小说《穿书七零,我把禁欲上司撩失控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穿书七零,我把禁欲上司撩失控了畅销巨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