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短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畅销巨作

>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畅销巨作

姜羡鱼鱼 著

古代言情 燕翩翩裴湛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是作者 “姜羡鱼鱼”的倾心著作,燕翩翩裴湛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柔弱坚韧孤女 强势霸道世子地下恋情 强取豪夺 追妻火葬场 情感拉扯 先走肾后走心 甜文(假的)一句话简介:爱情的战争,谁认真谁就输了她是青楼力捧的花榜状元他是与之春风一度的神秘男子命运几经辗转漂泊她成了寄人篱下的孤女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亦是她避之不及的无耻之尤她卑贱如泥,他卑鄙如斯她从地狱里爬出,无所谓灵魂归处...

来源:yylrsj   主角: 燕翩翩裴湛   更新: 2024-03-25 20: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燕翩翩裴湛,作者“姜羡鱼鱼”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凭着肚子里的这块肉,柳氏总算是得了裴子绥的承诺,待差事完毕将她带回京都,扶做妾室。她这才知道,这个男人,居然是大齐朝魏国公府的二老爷,目前在礼部任职。她的身份比杂役高不了多少,于她而言,这消息无异于如同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险些将她砸晕,她被激得浑身乱颤。愈发将肚子里的那团肉看得重,生怕有个闪失,碎了她...

第4章

在大齐朝,女子的归宿就是找个良人,安稳过一生,柳氏也一样。

她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但她知道,女人不比男子,男子年过四十岁,依旧可以攀爬人生的新顶峰,更何况是裴子绥这种手握权力与财富的男人?

而女子一旦过了三十,犹如蚊子血,就逐年贬值了,直至年老色衰。

遇见裴仲绥,是她的人生巅峰,她不能不抓住这个机会。

后来,她耍了点心计,将避子汤偷偷换成了滋补汤药,总算是怀上了。

凭着肚子里的这块肉,柳氏总算是得了裴子绥的承诺,待差事完毕将她带回京都,扶做妾室。

她这才知道,这个男人,居然是大齐朝魏国公府的二老爷,目前在礼部任职。

她的身份比杂役高不了多少,于她而言,这消息无异于如同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险些将她砸晕,她被激得浑身乱颤。

愈发将肚子里的那团肉看得重,生怕有个闪失,碎了她的一步登天梦。

一天,她在静修庵抽签时,抽到了一支上上签,道她一路有吉人相助,前途顺遂。

柳氏满心欢喜,离开静修庵时,一时没注意脚下,不慎滑倒。

柳氏大惊失色,幸好一位叫翩翩的女孩走在她后头,及时用自己的身躯垫在了她后仰的身子下,这才有惊无险。

那女孩因为救她而导致胳膊骨折,柳氏对翩翩有说不尽的感激,她想起了那张签条,吉人,莫不就是翩翩?

那女孩告诉她,她是孤女,父母已亡,为躲避西北战乱,从那里逃难到江南,躲进了静修庵,柳氏一思量,将她带回了家。

她很快就要去魏国公府了,那样庞大的一个顶级豪门,柳氏只要一想心里就打突。

若翩翩是她的吉人,带在身边才能保她前途顺遂。

裴子绥从柳氏口中听闻翩翩救了他的孩子,也对她有几分感激,但柳氏想将她一同带回国公府,到底心中觉得有些不妥。

裴子绥是怜香惜玉之人,见到翩翩后,瞧她小小年龄便气质飘渺出尘,长相清媚妍丽,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柳氏出于堤防心理,留了个心眼,本想认翩翩做义妹,想了想,认她做了养女。

这倒是柳氏多想了,裴子绥虽然多情,但偏好婉约有韵味的少妇,他一向不招惹妙龄少女。

就这样,翩翩和柳氏绑在了一起。

翩翩到底是在花楼里待过的,会察言观色,人又乖巧,每日里将柳氏哄得很是舒心。

两个月后,裴子绥领着肚子近八个月的柳氏和翩翩回了国公府。

国公府远比柳氏想象中还要显赫富贵,这府里的太夫人是先帝一母同胞的姐姐,是当今圣上的嫡亲姑母,封号是长乐长公主,这可是真正的金枝玉叶。

她挺着大肚进的国公府,到底是不光彩的,原本内心惴惴,但实际上除了府上二夫人李氏对她没有好脸色外,其他人倒没给她多少难堪。

最重要的原因是太夫人年龄大了,偌大的国公府许久未见有新生儿降生,如今这般添丁的喜事,太夫人自然是乐见其成。

老人嘛,自然是喜欢子孙昌盛的。

但人的命似乎是冥冥中注定的,或者说,柳氏终究是福薄。

在她生产的那天,柳氏难产,挣扎了两天两夜,生出了一个猫一样弱小的女婴,而柳氏自己则大出血,昏迷了过去。

等到她睁开眼时,已是一丝没了两气,她看着婢女翠玉怀里的女儿,又翕动着唇,在二老爷裴子绥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又拉了拉翩翩和陈嬷嬷的手,也就撒手去了。

她临终对裴子绥提的请求是,让翩翩和陈嬷嬷往后看顾女儿一二。

对柳氏的离去,裴子绥亦红了眼睛,柳氏的请求他自然会应允,左右也就是府里多两张吃饭的嘴而已。

就这样,翩翩得以在国公府住了下来。

按照大齐朝的守丧制度,妾死,妾之子女需为其守丧半年。翩翩和柳氏母女情分一场,便向二房夫人李氏禀明自己愿为柳氏守丧半年。

李氏本就厌恶柳氏,连带着厌恶这不知从哪个旮旯里蹦出来的燕翩翩和陈嬷嬷,手掌一挥,赶苍蝇似的将翩翩赶到了府里最偏僻的幽竹轩,来个眼不见为净。

掐指一算,半年的丧期很快就要结束了。

***

翩翩一边想着往事,一边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这一觉却睡得很是香甜,等到她醒过来,看了眼滴漏,刚到酉时,又瞧了瞧窗外,日头见沉。

翠玉掀开帷帐,打量着翩翩,见她睡得双颊莹润带粉,笑着道“姑娘这回算睡好了。陈嬷嬷正用五枝熬汤呢,说是你最近噩梦缠身,用这个泡澡能疏风祛秽。

翠玉的眼睑上有一块铜钱大小的褐色胎记,她原是二老爷裴子绥在江南买来伺候柳氏的丫头,柳氏去后,二夫人李氏嫌她貌丑,加上又是柳氏的人,想把她发卖了。

李氏身边的得脸田嬷嬷劝她“夫人,这柳氏到底入了二房,她刚一走,您这样急吼吼地就处置她的下人,以免底下的人说你刻薄了柳氏,也切莫惹得老爷不喜。您若觉得她碍眼,把她打发到柳氏养女那伺候去得了,眼不见为净。

如此这般,翠玉便来幽竹轩伺候翩翩了。

翠玉比翩翩大两岁,原是庄z家人的孩子,因家里收成不好,穷困潦倒得一家子连饭也吃不下去,家中父母无奈只好把她发卖了,柳氏不是她的第一任侍主,第一任侍主是一商户人家的庶女,那庶女为人软弱,翠玉后来被当成炮灰再次发卖,被裴子绥买来伺候柳氏。

跟着柳氏为婢后,她害怕再次被发卖,伺候起柳氏来自然是十万个忠心,如今伺候翩翩也是尽心,加上她干活利索,嘴巴牢靠,为人也擅变通,跟着翩翩和陈嬷嬷相处得很是和谐。

翩翩在翠玉的服侍下穿好了衣服,这一觉睡得实在是沉,脑子还未完全清醒过来,便想着趁天黑前在幽竹轩附近转一转,醒醒神。

出了幽竹轩的小角门,翩翩和翠玉沿着不远处的一池塘处而去。

一路过去,四下寂寂,这里是国公府最为偏僻的地方,白日里人迹罕到。

翩翩寻了一凉亭的美人靠坐下,天边晚云渐收,暮霭静美,微风徐徐,池塘深处藕叶连连,不时还有一两只白鹭从藕叶中惊起,扇扇翅膀飞走了。

此景美可入画。

犹记得她第一次踏入魏国公府时,震惊于它的奢华与阔大。魏国公府建在皇城的第一街,坐北朝南,院落重重,布局曲折,高墙翘檐、假山流水、廊桥水榭,步移景异,有包罗万象的大气,有曲径通幽的雅致。

幽竹轩虽然偏僻,但翩翩很喜欢,这里有山,有竹,有池塘,视野很是开阔。

她不喜欢高墙围着的地方,比如国公府的大房和二房坐落处,庞大的院子高墙林立,她也会有隐隐约约的恐惧,这高墙象征着权势与掌控。

这时,隐约有喧闹声、欢笑声、丝竹管弦之声传入耳内,翩翩往远处看了看,能看到国公府最中心处灯光比往常更明亮些,似乎树上都挂了彩灯与灯笼。

翩翩凝神听了会,问道“翠玉,国公府里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呀?看主院那边挺热闹的。

翠玉答道“是了,我最近见东南角的小门进出的人也多了起来,那守门的婆子说,大房的世子从西北边疆回来了,这几日太夫人给世子接风洗尘呢。“

小说《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甜宠:腹黑世子他把花魁吃干抹净了畅销巨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