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降鬼才 > 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1780章 尴尬的气氛

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1780章 尴尬的气氛

    周兴云变回了周兴云,不再摆出一副圣贤模样,这对武林盟的成员而言,姑且算是一件好事。

    几天前,周兴云忽然‘累垮’,让许多人担心不已,邵长老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都不知道,周兴云只是装病,好让大伙儿绷紧神经。

    如今周兴云已经恢复元气,酷似一个傻逼在庭院乱舞,担心他的人,自然舒了口气。

    “小萱萱过来,我教你跳个舞。”周兴云兴高采烈奔向旬萱姐姐,耍流氓似的,撩起倾城美人的裙角。

    “不学。”旬萱一挥手,啪滴打掉周兴云的狗爪子。

    周兴云哪里是想教她跳舞,教人跳舞需要撩人裙子吗?他分明是馋她身子,下流胚子。

    再说了,旬萱在江湖上的称号,除了‘倾城’以外,还有一个女舞神的称号,妥妥的专业人士,周兴云刚才瞎几把的乱跳,她看一眼就能学会,哪用得着人教。

    “我就是想和你跳支舞而已。”周兴云老实交代,旬萱姐姐那么美丽,他不馋她馋谁?

    周姈小姑娘是这么跟他说的,异能世界的旬萱,被世人评为人类史上的奇迹,太美了!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旬萱甚至被裁议院列为世界至宝,法律上受到全世界的保护,任何人都不得损害她丝毫。

    普通人不都受到法律保护吗?对的,但旬萱受到的是特殊保护!若有人敢撤旬萱姐姐一根头发,都将遭到全世界的谴责,甚至是判罪。

    是谁在异能界,推出如此奇葩的规则?

    秦寿:没错!正是在下!

    李小帆:没错!正是在下!

    要怪就怪某云太可恶,总喜欢在旬萱美人身上留下造孽的痕迹,让他们看得很不滋味。

    牲口们为了制衡某云,便以保护世界珍宝为由,不准任何人‘伤害’旬萱。

    毕竟,旬萱姐姐倾国倾城,单论容姿美貌,确实无愧于人类史上的奇迹,漂亮得不可方言。

    于是乎,权掌异能界裁议院的牲口们,荒唐且荒谬,通过了这一项保护措施。

    美中不足则是,保护措施是通过了,倾城美人会不会控告某云,则是另一码事。

    要知道,旬萱对周兴云的态度,不是欲拒还迎,而是欲迎还拒……喜欢吊周兴云胃口。

    这不,尽管旬萱嘴上说着‘不学’,可周兴云搂抱她后,旬萱便半推半就的依偎在他胸膛。

    没有歌声、没有伴奏,周兴云自鸣得意的搂着旬萱转圈圈,随心所欲的神马乱舞。

    心情好才是真的好。

    陪旬萱跳完舞,周兴云立马缠上许芷芊,将小萌物公主抱,然后施展轻功,在水仙阁上蹿下跳过山车,玩得不亦乐乎。

    放下许芷芊之后,周兴云又背上莫念夕,环绕水仙阁师门跑了一圈,整得莫念夕欢声笑语好不愉快。

    莫念夕过后就轮到娆月,只是,娆月妹子的身段,相对娇小玲珑,她不要周兴云背,她要……骑。骑在周兴云双肩上。

    周兴云为了哄美女们开心,只好撸起衣袖,兜着娆月冲锋陷阵,在山林里到处摘果子吃。

    此后,周兴云还陪维夙遥练了练奸夫淫……咳哼,情意绵绵剑法。

    帮宁姐姐打扫卫生,帮老妈子收拾碗筷,帮李小帆劈柴挑水,甚至还外出遛狗,带教主去散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周兴云花了一天时间,陪姑娘们愉快玩耍,既让美女们开心,又让自己舒坦。

    诚然,不要看周兴云干了一天傻事,就以为他这么做毫无意义。

    周兴云卖乖无非是报答近日为他担忧的亲朋好友,以及营造良好氛围,鼓舞武林盟的同伴,让大家知道,你们熟悉的云少、回来了。

    夕阳西下几时回,愉快的一天转眼流逝,今天周兴云过得非常充实,在和美女们玩耍,替同伴分担工作的同时,也缓解了自身情绪压力。

    只是,下午五点前后,日暮近黄昏时,华芙朵和天宫鸢来到了水仙阁师门。

    周兴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面对那个可怕的女人、天宫鸢。

    越了解天宫鸢,就越觉得她可怕。

    然而,如今这个世界,没有人比周兴云更了解天宫鸢……

    天宫鸢率领蟠龙众的百十名高手,来到水仙阁师门。

    周兴云迎接蟠龙众武者时,细细地观察了一番,发现天宫鸢此行带来的援军,多是打酱油系列,没什么战斗力。

    除了两名守护天宫鸢的荣光强者,其余多是杂鱼,武道境界普遍在一流水平,没有极峰武者。真是来凑热闹……

    不过,两名荣光武者若是能参战,倒是能提供不错的战力输出,就怕他们只守护天宫鸢,不管武林盟的战斗。

    但把话说回来,武林盟和江湖协会交锋,本来就不需要蟠龙众帮忙,天宫鸢肯赏脸,带这么一群人来,算是给足周兴云面子。

    周兴云让伊莎蓓尔,为蟠龙众武者安排住所,自己则示意天宫鸢到书房,两个人单独聊聊。

    周兴云进入书房,便把房门关上。

    虽然周兴云和天宫鸢谈论的事情,并非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容,但武林盟的盟主和蟠龙众圣女会谈,严肃点、把门关上,是对天宫鸢的尊敬。

    于是乎,屋内的情况,就像当初在杭驭城,天宫鸢首次造访水仙阁分舵,找周兴云商谈计划那般。

    与上次稍有不同的是,今天只有周兴云和天宫鸢两人在室内,华芙朵则在屋外看守。

    有一说一吧,周兴云跟天宫鸢,其实没什么好谈的,他向蟠龙众求援,把天宫鸢叫来,单纯是想破坏天宫鸢的计划。

    如果天宫鸢在摆渡乡战亡,追随她的蟠龙众高手暴走,那将为中原武林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毁灭性灾难。

    十大邪门之六,和凤天城、五腾灵蛇宫全面开战,后果不堪设想。

    天宫鸢就是束缚六大邪门的锁链,一旦这条锁链断了,没人束缚六大邪门,他们会为了替天宫鸢复仇无恶不作。

    如今蟠龙众谨遵天宫鸢的命令,不掠夺与伤害平民百姓。

    天宫鸢战亡后呢?他们还会继续遵守规则吗?

    不会,他们不可能遵守规则。希望已经破灭!追随天宫鸢的蟠龙

    众武者,会以最疯狂的方式,向凤天城和五腾灵蛇宫复仇。

    他们会掠夺百姓的财物,作为复仇的启动资金。

    天宫鸢在蟠龙众的地位,相当于周兴云在武林盟和镇北骑的地位。

    周兴云试想一下,如果自己被江湖协会杀害,娆月、维夙遥、炎姬军、镇北骑、武林盟的人,会如何疯狂的报复江湖协会。

    大家不要忘记,当初彭长老率众到剑蜀山庄讨伐周兴云,娆月、维夙遥、莫念夕以为他丧命时,顿时就大开杀戒。

    南宫翎就更不用说了,直接拦击并斩杀回程途中的江湖武者,染上一身血债。

    周兴云不想看到类似的灾难卷袭江湖,只好把天宫鸢招来,破坏她的计划。

    所以,天宫鸢虽然来了,可周兴云却发现,自己似乎……没什么事和她商量。

    周兴云最担心的问题,早在天宫鸢离开摆渡乡的那一刻,就得以解决。

    天宫鸢也很清楚这一点,她知道周兴云,根本没事和她商量,但她依旧坐在书房,一言不发的等周兴云开口。

    书房的氛围就显得非常尴尬。

    尴尬到周兴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大家都是聪明人,周兴云心里盘算什么,天宫鸢一清二楚。

    天宫鸢心里盘算什么,周兴云也一清二楚。

    因为他俩的思维方式都一样,彼此怎能不清楚对方想什么?

    当然,在尴尬的氛围下,天宫鸢是占了优势,比周兴云略胜一筹。

    周兴云终归是简化版,在正统的天宫鸢面前,他顿时就没招了。

    假如周兴云对天宫鸢说,非常感谢圣女殿下率领蟠龙众来救援武林盟……

    天宫鸢肯定会用同情白痴的目光望着他,内心很不可思议的嘀咕:脑子呢?你叫我来就为这?我放弃原定计划,充满期待的来,你就给我看这?

    综上所述,周兴云只能保持沉默,因为他现在说出任何话,都没有实际意义,因为他说出任何话,都会招致天宫鸢的差评。

    毕竟,周兴云向天宫鸢求援,本身就多此一举。

    亦或者,周兴云只是单纯地,想把天宫鸢调离摆渡乡,避免江湖惨剧发生。

    周兴云不可能把真相,一五一十的告诉天宫鸢。

    天宫鸢知道真相,却心照不宣,就导致了目前尴尬的气氛。

    天宫鸢一言不发的坐在书房,玩弄着手中纸扇,纸扇开一节、合一节,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

    沉闷的氛围,加上纸扇的声响,无意间形成一股压力,敲击周兴云的心神。

    此时天宫鸢仿若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周兴云则是一名学徒,那种犯错的学徒,默默地承受着她施加的压力。

    那感觉就像去公司面试,自己见到了面试官,并且向面试官问好,结果面试官却一言不发,让你如坐针毡……

    一炷香时间就这样过去,周兴云难受得要死。

    不能忍了!憋不住了!周兴云按耐不住,终于想好,即便会遭到天宫鸢差评,他也必须说计划,打破沉寂的氛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