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万古第一狂神 > 章节目录 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残碎星空,山海有客来!
    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残碎星空,山海有客来!

    思念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青蓝鸟并不觉得自己会多愁善感,但似乎有些人哪怕遗忘了过往,就算有记忆时深埋心底,也是记起便会刻骨铭心。

    青蓝鸟觉得这就是它的思念。

    夜空美丽。

    青蓝鸟呆呆看着。

    那一道视线不曾消失,久久注视着它。

    温柔之外,还有些许心疼。

    那人在哪?和自己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觉得如此遥远?

    青蓝鸟想不明白。

    天与地好远。

    星空遥不可及。

    青蓝鸟望着星空,想着自己展翅是否能够飞上去……

    可想了一夜,青蓝鸟也没有答案。

    而在鬼仙天棺上站了一夜,青蓝鸟惊奇的发现竟有一丝丝星空之力融入了它的身体,增强它的体质。

    青蓝鸟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能去找云圣白帝。

    “等你恢复记忆,自然就知道了。”云圣白帝解释:“当年你将此棺赠我,并没有讲太多。”

    青蓝鸟沉默,对自己以往的记忆越来越好奇,却也有些害怕恢复记忆。

    因为它已经几乎可以断定,一旦恢复记忆此刻的平静就会彻底远离它而去。

    可命运和时间就像一双大手,推着青蓝鸟只能不断往前走。

    青蓝鸟轻轻叫了声,飞上了云顶天宫,发着呆。

    云圣白帝眼中悄然闪过一丝复杂。

    当年苏玄赠他鬼仙天棺,云圣白帝并没有多想。

    直到解开净土之仙的封禁,云圣白帝才知道鬼仙天棺代表着什么。

    这是一份连他云圣白帝都无法忽视的馈赠,让他动容不已。

    “此棺连着一尊仙。纵然未成长,也是仙……”云圣白帝自语,一些斑驳的回忆闪过。

    第一时代星空为仙庭……

    众生打碎星空……

    一片片星空残碎散落阴荒之外……

    那里居住着古老的敌人……

    而联系着鬼仙天棺的那位,就是盘踞了一片星空碎片。

    想到此。

    云圣白帝抬头看青蓝鸟,眼神复杂越发浓烈。

    此刻的青蓝鸟就像初见时的苏玄,迷茫,倔强,也有隐藏极深的对未知害怕。

    那时的苏玄,不明白自己的身份,也不懂这偌大的东荒。

    一切的一切,都衬托的他极其渺小。

    可此刻他成长了。

    等此次醒过来,苏玄将彻底加入东荒这场延续九个时代的战乱……

    从少年变为大人,苏玄承受了很多,可他终归成长起来了。

    云圣白帝看着此时的青蓝鸟,内心竟是有一丝将云顶天宫传给苏玄,为他保驾护航的冲动。

    不过很快,云圣白帝苦涩摇头。

    “为何我在意的人都要受这片天地诅咒?”

    “让我独自一人承受诅咒还不行,还要波及我身边的人?”

    云圣白帝神色沉重,想到了自己第一个孩子。

    他以前是个普通的英雄,却也只想当自己孩子的英雄。可结局是悲惨的,他受了诅咒,他孩子为他而死,甚至临死也不曾有一丝后悔……

    战火连天,冰封万里,云圣白帝永远忘不了那烽烟四起的战场中,云澈在他怀中死去的一幕……

    后来他是枭雄云圣白帝,站在第一时代巅峰,千圣膜拜,可依然救不活自己的孩子。

    而如今……

    九个时代不死!

    尝尽孤苦!

    到了最后一步!

    他倾尽一切只为复活自己的孩子!

    他纵然对苏玄有再多好感,也难以放下心中执念。

    “对不起,我不能给你太多的帮助。”云圣白帝自语,是对苏玄说的。

    ……

    很遥远遥远的地方。

    日月不及。

    这里只有闪烁的星辰。

    猎猎披风似星河。

    战甲点缀无尽星辰。

    三千发丝绚烂如星瀑。

    她手持战矛,屹立于星空之中。

    身边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天黑请闭眼。”男孩说。

    “天亮请睁眼。”女孩说。

    两孩子不断睁眼闭眼,似在嬉闹。

    可随着他们的睁眼闭眼,四方星辰却是忽明忽暗,神奇至极。

    不过很快。

    “主人,主人,那些坏人快要发现咱们了。”两个小孩愁眉苦脸的看向边上绝世女子。

    “那就回东荒。”

    “可是…咱们应该冲破樊笼,前往无尽仙域啊。”两个小孩哭丧着脸。

    “尘缘难断。”

    “主人还想着他?”

    “越想忘,越深刻,此生难成无情绝世仙。”

    安若素低头凝望凡尘,不做天上仙。

    ……

    接下来的时间里。

    青蓝鸟白天衔枝填海,然后发呆。

    从云圣白帝那里,青蓝鸟听说了‘精卫填海’的故事。

    它所做,是为了填海?

    这无疑天方夜谭!

    青蓝鸟就算有无穷无尽的生命,估计也难用木枝填掉一片海。

    不过云圣白帝说,填海是次要,坚持和毅力才是最难能可贵……

    青蓝鸟听不懂,它只知道这是它存在的意义之一。

    至于晚上。

    青蓝鸟则是站在鬼仙天棺,凝望着星空。

    每当这时候青蓝鸟略显躁动的心便会平复很多,璀璨的星空,还有那冥冥之中存在的温柔目光抚平了它的心。

    渐渐地,思念化为了好奇,好奇变成了希冀。

    青蓝鸟渴望着见到那到目光的主人。

    夜色下。

    青蓝鸟尝试着呼唤,发出清亮的鸣叫。

    青蓝鸟也尝试着飞向星空,可越往上,越觉自己渺小。

    它终归是失败了。

    岁月不经意间便是带来了失望。

    眨眼,八载便是过去。

    ……

    这一日。

    天毒蛤蟆直立着身子,手捧一束美丽的灵花。

    “呱…咳咳……”

    天毒蛤蟆抖了抖身上的羽衣。

    它问过山海圣地的那些灵鸟了,这是极其罕见的上古珍禽羽毛编制而成,一般灵鸟看到都会心生爱目,为之沦陷……

    今天是天毒蛤蟆遇到青蓝鸟八周年纪念日。

    在这么有意义的一天,天毒蛤蟆想去舔…不,请青蓝鸟吃顿饭,谈谈未来。

    “我舔了阿青八年,可阿青依旧看我像看一坨屎……真有个性,越来越想舔阿青了。”天毒蛤蟆嘿嘿笑,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为拉近关系,提升情感,天毒蛤蟆自作主张,深情款款的称呼青蓝鸟为‘青青’。

    那一次青蓝鸟追杀了天毒蛤蟆十天十夜,填海都只是顺带做了……

    而之后天毒蛤蟆死性不改,作死的屡次以各种亲昵称呼叫青蓝鸟。

    在将近上百称呼中,天毒蛤蟆用他刁钻的蛤蟆眼发现青蓝鸟对‘阿青’这称呼抵触最小,于是决定了这‘专属爱称’。

    “大胆,自信,风趣,优雅……我是蛤蟆一族最靓的崽!我可以,我能行,加油!为了幸福,上上上!”天毒蛤蟆深吸口气,为自己加油!

    接着。

    天毒蛤蟆站在青蓝鸟每日必经的路上。

    他挺直了身板,只觉自己是此地最亮丽的风景。

    ……

    而也在这一日。

    山海圣地来了很多客人。

    今日也是山海圣地难得对外开放的日子。

    北地的十二圣道联盟!

    中央的圣王阁!

    此次这两个地方不少人都是来到了此地。

    圣王阁的人群中。

    一青年卓尔不凡,鹤立鸡群。

    同辈倾慕敬仰看他,长辈欣赏满意看他,妥妥的天之骄子。

    牧天倾含笑而站,风度翩翩,最喜欢这种万人瞩目的场景了。

    作为凌霄圣王传承者,黑白棋宫圣子,圣王阁年轻一辈最强天骄,圣王阁最年轻护阁长老……牧天倾简直自带光芒,走哪都能亮瞎一片。

    事实也是如此,一生顺遂的他到哪里都是绝对的主角,最耀眼的那一个。

    牧天倾此生…未曾一败。

    “此地十有八九也将成为我的名扬之地,云圣白帝估计都会看上我……唉,好烦恼,真是寂寞如雪,但求一败!”牧天倾心中轻轻叹息,想不通天骄的烦恼为何这般朴实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