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秦静温乔舜辰1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干妈干女儿
    毕妈妈是满心的不舍,一心想让蔻丹做她迟家的媳妇。可无奈的是,他的儿子不开窍,她着急帮忙也只是个辅助作用。

    然而蔻丹听不进去也不想听,那句媳妇刺痛了蔻丹的心,不得不打断迟妈妈的话。

    “阿姨,真的不用担心什么。我们都把事情处理好了,以后我们还是同事。我不做您的媳妇一样能出来逛街聊天,一样能陪着念一长的。”

    “以后您在出来就把念一也带出来,我们一起逛街一起吃饭。”

    蔻丹的心啊,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她有多渴望“媳妇”那个位置,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媳妇”这个位置她等了多少年也只有她自己知道等待的心酸。

    然而到最后不得不可惜的说,不得不遗憾的说,她不是迟川的意中人,她不是迟家媳妇的最佳人选。

    “不是的,我不想说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都是成年人,做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能走到一起我也不能勉强你们。”

    “可是阿姨舍不得你,阿姨很喜欢你。你做不成迟家的媳妇,可不可以做迟家的女儿,从今以后你是我女儿,我是你妈妈?”

    迟妈妈是想用这个办法来留住蔻丹,即使留不住,单纯的只有她和蔻丹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她也不想失去蔻丹,不想断了和蔻丹的联系。

    然而这个提议让蔻丹既感动又为难。

    感动于迟妈妈对她的喜爱和认可,为难呢,就是因为这样会见到迟川会给她的忘情之路带来重重阻碍,也会让迟川尴尬,还有可能让迟川认为她是个有心机的女人,竟然来讨好收买他的家人。

    “阿姨……”

    蔻丹欲言又止,想要拒绝竟然也这样难以启齿。

    “阿姨,不管到什么时候您都是我的长辈,我爱您喜欢您,我们可以像朋友,像母女一样往来。但是我不能做您的女儿,会让迟局不高兴,也会对您家将来的生活造成影响。”

    为难也要拒绝,不忍看到老人失望也要拒绝,否则她会像秦静温一样,一直痛苦于爱而不得的痛苦当中。

    “丹丹,你想多了。迟川不会有想法,更不会对我们家未来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被拒绝了心里很不好受,但迟妈妈还要继续努力。她所努力的可是儿子未来的幸福,可是他们迟家的完整无缺。

    “可是我……”

    蔻丹还想拒绝,但是又不忍心看到老人那么迫切那么真诚的样子。她陷入到为难当中,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用可是了,就做阿姨的女儿了,从今以后我是你干妈,你是念一的姑姑,你和迟川以兄妹相称。”

    迟妈妈找准蔻丹为难的这个机会,就把事情给确定下来。她现在管不了太多,如果考虑的太多,儿子会后悔,好媳妇也会被别人给带走。

    “阿姨,我真的很不好做。要不这样吧,我做您的干女儿可以,但是我不想见到迟局。如果您叫我逛街,或者其他的事情,还是尽量避开他。”

    “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心无杂念的时候,我在见他。”

    蔻丹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提出这样一个小要求来保护自己。但是新身份的增加不会改变她离开或者继续调动工作的想法。

    “没问题,没问题,干妈知道你为难,知道你不容易。干妈尊重你的意思,一定避免你们见面。”

    “我们就这么决定了,等哪天迟川不在的时候去我们家,正式的来个仪式,我们就是母女了。”

    迟妈妈已经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控制不住眼眸里的兴奋。她有一种很强烈的成就感,也因为蔻丹的答应满载希望。

    而和蔻丹纠结的心比起来,似乎蔻丹就没那么开心了。不管怎么说,这种关系的改变对她来说都是为难的。

    她很难做,心脏也是七上八下的不安稳。他怕迟川知道后说她另有所图,不要忘了她可是在迟川面前信誓旦旦的说了再也不见。

    逛街结束送迟妈妈回家的路上,迟妈妈的话题依旧没离开迟川。

    “蔻丹,有件事我说了你心里可能不舒服,但阿姨还是想问问你。”

    “迟川是不是有喜欢的女人?”

    迟妈妈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问这种问题,对蔻丹来说是残忍的无情的。但是她真的很想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喜欢的女人才拒绝了蔻丹的表白。

    “啊……”

    蔻丹再一次面露难色,今天的她是煎熬的,整天下来都在做着艰难又纠结的决定。

    “有,有喜欢的人。至于具体的您还是问迟局吧,这是他的私事,还是他自己说出来好。”

    蔻丹给与了回答,但同时也堵住了毕妈妈的嘴,怕毕妈妈继续问下去她没办法回答。

    “我明白了,如果我没分析错,迟川喜欢的这个人是你们的同事或者朋友,你们相互之间是认识的,否则你也不会说对我们家庭有影响。”

    迟妈妈根据自己经办的一些感情案件中,所获得的一些经验给出了这样一个分析。

    蔻丹所谓的影响我们的家庭,是怕那个女人进家门之后对她有所顾忌,怕蔻丹的存在,影响了迟川和那个女人的婚姻幸福。

    蔻丹没有回答,因为她的确有这样的担心。也因为迟妈妈猜到了她没有说出来的事情。

    她既然被拒绝,既然选择了放弃,就不能在迟川和秦静温中间起到坏的作用,要摆明自己的立场,要知道哪里才是自己最合适的位置。

    如果迟川追求秦静温成功,就连迟川都不希望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就在蔻丹沉默的时候,市局同事打来电话,蔻丹开车只好用免提接听电话。

    “蔻警官,迟局从明天开始就不督办这个案件了。但他下达命令,一定要尽快解决这个案件,所以你还得回来帮我们,我们需要你的专业技术。”

    同事这样告知蔻丹,并不知道内情。只是担心局长催促的紧,没办法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任务,这才找蔻丹继续帮忙。

    “没问题,明天我就去上班。”

    只要没有迟川的参与,只要不见到迟川,她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那好,明天局里见。”

    同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蔻丹的心也终于松弛了一些。幸亏迟川不在督办这个案件,否则她真的要丢掉现在的工作了。

    “你是为了躲着迟川才没有上班的?”

    迟妈妈在一边听出了期中的道理。

    “啊,他担心我纠缠他,所以我尽可能的避开。”

    蔻丹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这是事实,用不着隐瞒。只是这样的话说出来心酸的是自己,心痛的也是自己。

    “不会的,你们这么多年的情谊,迟川不会这么想的。就算是没有感情做不成情侣,你们之间还有同事情,还有学长学妹的情谊在。迟川呢在工作上也很依赖你,所以他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迟妈妈赶紧替儿子解释,知道昨晚儿子的话伤到了蔻丹。

    蔻丹没有回应,但她的想法和迟妈妈不一样。她不否认他们之间的同事情谊,也确定学长学妹的感情是真实存在的。

    但这些经不起风吹雨打,当爱情受到威胁的时候,这些情意却成了束缚,变了原由的味道。当这两样发生冲突的时候,被牺牲掉的就是同事情就是同学情。

    目送迟妈妈回了家之后,蔻丹车子刚启动,刚向前行驶,同事的电话又打来了。

    “还有件事我忘了说,有个你们这个领域培训会,领导让你作为导师去参加。需要出差去外省,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什么时候去,去多久?”

    蔻丹似乎很感兴趣,什么都没想直接就问着具体事宜。

    “一个星期之后,但是领导希望一个星期就把这个案件给结束,然后你离开。至于去哪,地点是不固定的,因为是多地方的培训,可能要连续走好几个地方,时间暂定为20天。”

    同事大概说了一下,具体的还要看文件是怎么规定的。

    “好,我去。一个星期内尽快结案。”

    在蔻丹看来,这是个忘掉迟川的好机会。遇到好机会,哪有放弃的理由呢。而且她也顺便考察一下,哪个省份更适合她。

    这几天的秦静温,在自己家的事情上没有什么进展。又因为迟川那边因为蔻丹离开的原因而没有心情帮忙,以至于她的事情不得不暂时搁置。

    说真的,她对于过去的事情的确感到累了,即使察觉到乔斌是坏人,乔斌可能知道所有,但是她都因为心累而寸步难行想要放弃。

    然而即使公司的事情不调查,即使放弃调查肇事案中的疑惑,她也想找到那个人,把钱配赔付给他。

    “温温,在想什么?”

    乔舜辰和秦静温都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乔舜辰看秦静温看着天花板发呆已经有一会了,这才开口关心着。

    “噢,没事。”

    秦静温回过神来。

    “你的事情解决了么?”

    乔舜辰继续问着,秦静温的状态可不是没事。

    “解决了,没事了。”

    秦静温随便回答着,解不解决的乔舜辰也帮不上忙。

    “楚杨帮你解决的,还是迟川帮你解决的?”

    乔舜辰能想到的只有这两个人。但他并不相信秦静温的事情已经解决,因为在她脸上看不到事情解决后的放松。

    “迟川。楚杨太忙了没麻烦他。”

    能帮秦静温解决这些事情的只有迟川,这样的一种状况秦静温没有必要撒谎。

    “解决了就好,不过我很羡慕迟川,能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做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