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918章 车成俊还有个爷爷
    陆容渊一番话让大家都很惊讶。

    楼萦说:“这老妖怪不是吴鹰雄的走狗吗,她怎么还想除掉吴鹰雄?”

    万扬也没想明白:“是啊,老大,她还想借我们的手除掉吴鹰雄,太异想天开了吧,我们都没办法扳倒吴鹰雄。”

    车成俊没吭声,只是看了眼陆容渊。

    白飞飞皱眉,她看着琪琪,正好捕捉到琪琪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

    周亚得知琪琪被带回来了,在门外偷听,打听情况。

    琪琪是一个非常诡异的人,他只知道这人是吴鹰雄最得力的助手,可并不知道琪琪的真实身份。

    周亚偷听到琪琪竟然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也是吓了一跳。

    这是吃了长生肉吗,不老不死。

    琪琪试着站起来,平视陆容渊:“陆老大,你敢跟我合作吗?”

    陆容渊嗤笑:“激将法这一套,不管用,我对你没兴趣,不过把你留下来,应该会有许多惊喜。”

    陆容渊没想过跟琪琪合作,琪琪太诡异无常,与这样的人合作,等同于与虎谋皮。

    陆容渊起身,对车成俊说:“你最近有什么新的研究,就尽管在她身上试验。”

    车成俊暗中给陆容渊使眼色:认真的?

    他们行事都是光明磊落,怎么还干起这种勾当了?

    陆容渊回了车成俊一个眼神:吓唬吓唬。

    车成俊哭笑不得,果然,物以类聚,陆容渊也学会了耍诈。

    楼萦特别积极:“对,都往她身上试验,把飞飞受的罪都讨回来,之前夏宝不是也研究了很多,那个快乐神仙粉可以先用上啊。”

    众人:“……”

    真狠啊。

    夏宝研究的快乐神仙粉能把人拉虚脱了。

    琪琪觉得毛骨悚然,问了句:“什么是快乐神仙粉?”

    楼萦笑得特别贼:“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琪琪暂时被扣押在南山别墅,陆容渊没有多待,他担心妻子孩子,把这里交给车成俊负责,自己就走了。

    陆容渊离开时,察觉到南山别墅附近暗中多了不少人,他给万扬打电话交代了一声。

    陆容渊一走,楼萦立即给琪琪用上了快乐神仙粉,为了“报答”琪琪敢伤害她闺女,她特意加重了剂量。

    当天晚上,琪琪直接在马桶上度过的,她怎么都没想到,暗夜的人如此卑鄙,用这种手段。

    琪琪已经数不清一晚上拉了几次肚子了,双腿没力气,手脚发软,屁股火辣辣的。

    她实在扛不住了,找车成俊拿药。

    车成俊两个字打发:“没药。”

    周亚看到琪琪的遭遇,他突然觉得很庆幸,他在这里还没受过什么折磨,吃好喝好,还不用为了安全担心。

    他在这里养伤,舒心又放松。

    看着暗夜人员的这种友好又充满友爱的氛围,他都想参加了。

    当初跟着周亚的人被陆容渊收编挖走之后,陆容渊真兑现了当初的承诺,买了五险一金,每个人都在帝京有了房子,娶了老婆,有的孩子都好几个了,过得那叫一个幸福美满。

    那些都是他曾经的部下,在南山别墅碰到时,他这个昔日老大,还真的自惭形秽。

    以前这些部下跟着他,可没安生的日子,让自己的部下过上好日子,那才是好老大,周亚不得不佩服陆容渊,深得人心,暗夜才会越来越壮大。

    周亚在心里已经开始在考虑,是否帮陆容渊一行人了。

    他毕生愿望,其实不过就是过普通人的生活,娶妻生子。

    在这里待久了,周亚心里的仇恨也在慢慢消失。

    楼萦与万扬也在南山别墅住下,白飞飞在房间里躺了一整天,吃了药就去训练室活动活动,出出汗。

    车成俊就在旁边,一边看书喝茶,一边陪着。

    茶喝完了,还有机器人小白添茶。

    楼萦半夜睡不着也来训练室,看到白飞飞与车成俊的相处,她也就放心了。

    与她和万扬的疯疯癫癫不同,白飞飞与车成俊的相处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白飞飞就像是江湖侠女,车成俊就像是退隐山林的世外高人,两人珠联璧合。

    车成俊一心二用,看书的同时,也注意着白飞飞的身体情况,发现一点不对劲,就会让她先休息。

    “媳妇儿,你半夜不睡觉,来这吃狗粮做什么。”万扬不知何时蹲在楼萦身边,穿着睡衣,打着哈欠。

    “以前都是我跟飞飞形影不离的,现在那个庸医霸占了我的位子,我吃醋了。”楼萦撇撇嘴:“我左拥右抱的梦想,破碎了。”

    万扬搂住楼萦:“我们回去再生一个,你左拥右抱的梦想就实现了,我努力点,你抱一群的希望都有了。”

    “谁要抱小的,我要抱大的。”

    “冷,媳妇儿,回房暖被窝。”万扬直接把楼萦抱走。

    训练室里面的两人是注意到这边动静的,见万扬把楼萦搂走,白飞飞与车成俊笑了。

    白飞飞喝口茶歇歇,说:“我再锻炼半个小时,手有些乏力。”

    “别操之过急。”车成俊说:“二十分钟就够了,我在这陪你。”

    “好。”

    白飞飞喝了茶去打沙包,她喜欢这种简单粗暴的训练方式。

    而这时,也是她头脑最为清醒的时候。

    她把沙包当成吴鹰雄,每打一拳,心里就痛快一分。

    车成俊看出白飞飞心事重重,他放下书,满眼都是白飞飞。

    这时,车成俊的手机响了,来电是一串陌生号码,归属地却是国外。

    车成俊看到归属地,眉头骤然拧紧了。

    电话响了一会儿,车成俊才拿到外面去接,白飞飞看了眼车成俊,停下训练。。

    车成俊接通手机,电话那边是一位老者的声音:“怎么,你还不打算回来?你是要等着我坟头长草了,才回来是不是。”

    “你老长命百岁,至少还能再活二十年。”

    老者怒道:“臭小子,我给你三天,你不回来,那就等着给我收尸。”

    车成俊叹息:“走不开,女朋友有伤在身。”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随即是老者兴奋的声音:“有、有有女朋友了?伤得重不重?爷爷跟你奶奶马上就来帝京看看我们的孙媳妇。”

    “你别来……”

    车成俊话没说完,电话就挂了。

    车成俊回头,就见白飞飞站在身后:“你爷爷的电话?”

    她好像听到爷爷两个字。

    车成俊不是孤儿吗?

    哪来的爷爷?

    车成俊点头:“心急看你这孙媳妇,估计天亮就能到这。”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